+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火影忍者 > 火影忍者资料 >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
うちはサスケ
初次登场 漫画第3话
动画第1话
声优 杉山纪彰
黄丽芳
林凯羚
个人档案
年龄 第一部 12-13岁
第二部 16岁
生日 7月23日
血型 AB
身高 第一部 153.2 厘米
第二部 168 厘米
体重 第一部 43.5 千克
第二部 52.2 千克
忍者资料
登记号码 012606
级别 下忍S级叛忍
现隶属组织 没有
原隶属忍者村 木叶忍者村
现隶属小队 鹰小队(前名-蛇小队)
原隶属小队 第七班
师傅 旗木卡卡西
大蛇丸
忍术
擅长 火遁‧豪火球
雷遁‧千鸟
写轮眼
绝招 雷遁奥义‧麒麟
万花筒写轮眼奥义‧须佐能乎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击:
08年宇智波佐助最新绚丽壁纸 
宇智波佐助是否会成为终极BOSS
佐助的眼泪
宇智波佐助.VS.日向宁次

基本资料

〖性格〗冷酷、倔强、好强

〖兴趣〗修行、散步

〖武器〗草剃剑(草雉剑)

〖查克拉属性〗火、雷

〖喜爱的食物〗番茄、木鱼饭团、凉粉

〖讨厌的食物〗纳豆、甜食

〖任务数统计〗D级任务7回、C级任务1回、B级任务2回、A级任务6回、S级任务0回

〖忍者学校毕业年龄〗12岁

〖现阶段状态〗“鹰”小队的队长,目标是向木叶高层复仇。携“鹰”小队以“利用‘晓’组织”为目的而暂时加入“晓”,但是后来又认为没必要和“晓”联手,故提出退出“晓”。于五影大会会谈地点计划暗杀团藏,可惜行踪被绝暴露,故演变成大战忍界五影。与五影车轮战不敌后被斑转移,由香磷对其进行治疗。

〖最关心他的人〗宇智波鼬漩涡鸣人春野樱

〖对他最重要的人〗漩涡鸣人宇智波鼬

〖爱慕他的人〗春野樱、山中井野、香磷

〖名字由来〗宇智波是日本团扇(うちは)的音译。所谓团扇,即宇智波一族的家徽与象征。“佐助”则是由日本传奇忍者(真田十勇士之一)猿飞佐助而来。(漫画中猿飞佐助是三代火影的父亲)而“助”一字在日本名字中则是“次官”的意思, 也有“第二”的含义。这恰好与佐助在家中的兄弟辈分一致,作者取的这个名字可谓“一语双关”。

〖忍道〗向使宇智波一族遭受不幸的所有人复仇,并将这仇恨散播至整个世界。

●关于名字

佐助的名字来源于传奇忍者猿飞佐助。他的姓(うちは)在日语中的发音和“纸扇”的发音相似,而这也是宇智波一族的纹章。

●关于身世

宇智波佐助是卡卡西领队的第七班的前成员。故事开始的时候,宇智波被公认为天才人物。他无论做什么都比别人要强,而且非常轻松,总是一副很酷的姿态。因此他非常受女孩子欢迎。虽然受到众多女孩子垂青,但佐助所关心的仅仅是如何变强。他很少关注别人,除非对方能够帮助他达成目标。佐助对力量的执着追求一直左右着他的重大抉择。

人物性格

与鸣人几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不同,佐助一开始是拥有着近乎完美的人生,他出生在一个强大的家族,身边有着关心自己的父母,拥有一个全族人引以为傲的天才哥哥,同时自己也是忍者学校第一名的优等生,因为俊俏的外表更成为不少女生追求的对象,所有正常人梦寐以求的,他几乎全部拥有。但是就在那一天,他失去了一切,从拥有一切变成一无所有,全族都惨死在哥哥手中,他的骄傲再也没有了欣赏的舞台,谁不渴望得到双亲的赞许,更遑论从小就活在更为天才的哥哥阴影下的佐助。一生最期待的梦想也被打碎了,超越哥哥得到父亲的认可和亲口赞许的希望幻灭了不说,取而代之是血淋淋的残酷现实,敬爱的双亲惨死,从小视为偶像和坐标敬爱的哥哥变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这种落差实在不是一个小孩子能够承受的,天堂和地狱就差那一道门,经过绯色的“那一天”,佐助人生的天平瞬间倾斜了。

我们看到219-221卷反复的描写佐助回忆中那些温情的片断,严厉而不失关切的父亲,慈爱有加的母亲,亲切和蔼的哥哥,尽管心里会有一些小小的不甘,但温情依旧氤氲在他的周身。种种的幸福和温暖构成他蜜罐中的童年。从天上跌到地上,摔得很痛,伤得很深,跌得没有懂懂了。于是他让假象迷蒙了心,片面的只为了变强而追求力量,甚至不惜与自己的出生入死伙伴决裂,与生彼养彼的故乡决绝,看着实力不输于他的宁次,小李,我爱罗,以及凭自己的不懈努力而进步紧紧咬住他的同一小组拍档——鸣人,他的心态失衡了,高居人上,人人溢美的优越感一次次被打碎,他变得更加急功近利了,再加上念念不忘家仇和杀死亲哥哥,本来就沉默寡言的佐助更在心灵深处筑起一座大坝,阻隔内心的声音,切断外界的交流,随着心理的势能越积越多,势必转化为外在的发泄和行动,于是就有了听说鼬的消息发疯似的跑去报仇以及后来舍弃一切千里投奔大蛇丸而去。在剧场版5中,他和鸣人联手打败神农。后来鸣人独自留下,并对佐助说:“我一定会带你回木叶的!”后来也是看到鸣人平安无事才放心回去。大蛇丸还说:“佐助,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可见尽管如此,佐助对鸣人的友情还是无法彻底磨灭。或许,这便是在冥冥之中所注定的羁绊。任刀剑再过锋利,查克拉再过冰冷,依旧斩不断内心早已建立起的羁绊。

鼬和佐助的父亲在两兄弟中,显然更器重哥哥一点,这也可以理解,在日趋衰落的宇智波家族,出了那么一个天才,而且非常争气,这样肯定会把振兴全族的无限期望放在已经成器的长子身上,难免就对幼小的佐助有些忽略,无论是谁也是情有可原的。至于是不是宇智波一族和木叶有什么纠葛,造成木叶自己灭了宇智波一族,从斑的口中得知的确是木叶的命令,是木叶上层给鼬下了消灭宇智波一族的命令,但原因是宇智波一族已有造反叛变之心。当时只有三代火影想通过谈判来解决,就算是当年的大蛇丸也只是赶走了事。

佐助给人的感觉是很酷,遭受了这样的压力还一直倔强地挺着,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归根结底他还是脆弱的,而且比同龄的忍者更脆弱,用表面一层一层的利刃,包裹脆弱的内心。

不能找人哭诉,因为他是宇智波一族的骄傲,因为他是忍者学校最优秀的优等生,那时候鸣人有伊鲁卡老师关

心和爱护,有火影老头的慈爱呵斥,而知道他童年不幸的卡卡西显然对佐助更加关心,这在当初看来是很明显的,还将自己的独门绝技“千鸟”交给佐助。就因为如此甚至还有人怪卡卡西太偏心了。一直以来佐助都沉浸在当年自己眼睛所见的阴影当中,当日灭门的惨景,他万万没有想到伤害自己家庭的就是那个和自己朝夕相处、内心也一直敬畏的宇智波家族的天才、自己亲生的兄长宇智波鼬。然而佐助不懂鼬用意的地方,鼬一直叫他“憎恨吧,对于不懂得憎恨的人是愚蠢的”,但是他开始并不知道宇智波家族写轮眼的力量只有通过内心的憎恨才能变强大,甚至需要亲手杀死至亲或者一生中重要的人才能获得开启万花筒的力量,但是这些鼬都知道的。佐助一直活在这种精神状态中,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人真正懂得他的心。他怕别人触及他心灵的伤口,哪怕偶然间接的冒犯也不允许,所以当小樱说鸣人没有教养,一定是因为没有人管教的缘故,并说她羡慕鸣人时,佐助内心的伤痛被触动了。因此他才会对小樱怒道:“失去父母的痛苦远远不是父母的唠叨所能比的,你,很讨厌!”在佐助离开前卡卡西曾阻止他放弃继续仇恨吧,卡卡西说“因为复仇者的命运是最终什么也得不到”,“我和你一样,可是你也不是找到你珍惜的同伴了吗”,其实在些话当时是触动了佐助的内心,但是复仇之路还太漫长,以现在的力量恐怕永远无法达到那个目的,一定要复仇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去寻找大蛇丸换取无上力量。鸣人在终结谷化身九尾,佐助开启了大蛇丸的天之咒印,然而一切都是徒劳,鸣人被打倒了,佐助最终还是离开了。但后来卡卡西的悉心教导,鸣人强大的影响力,以及和自己小组成员一起的出生入死同舟共济相互扶持,让他渐渐地感到一丝丝人性的爱意,虽然他仍然没有那么完全地喜欢别人,但他毕竟在试图改变自己,于是就有了舍身相救鸣人这一经典场景(经典的漆黑之夜)。至于他经常说鸣人是吊车尾的也是在掩饰自己的脆弱与孤独。在他离开木叶时,他说过这么一句话“我曾以为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佐助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踏上了复仇之路。也许,这便是他的宿命,每夜每夜,在梦魇中被惊醒,只是,要紧咬牙关继续坚持下去。即使泪水串成线,也只能在无人的角落里,默默擦拭。

 

角色评析一

不可否认,《火影忍者》里能找到很多动漫作品的影子。假如说鸣人是《灌篮高手》中的樱木花道的话,那佐助就是那人见人爱的流川枫;如果说鸣人是《龙珠》里的卡卡罗特的话,那么佐助就是高傲的贝吉塔王子;如果说鸣人是《全职猎人》中的小杰,那么佐助就是帅帅的却又背负着许多的酷拉皮拉。无论是性格还是行为举止,甚至是对白,都能体现出他对哥哥的仇恨都能对应起来。忍者学校的第一新人,身手不凡,且又长得潇洒帅气,深得女生的喜欢……拥有了这一切,看起来应该很幸福才是,可是他却背负着那宇智波家族的血海深仇。他小小年纪,就已经品味了那一种叫做寂寞的酒。他是一个复仇者,只为复仇而存在。

佐助的一家人

宇智波家族的血统,给了他天才的名分,却也让他生活在地狱里。背负了这个命运的十字架,他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努力地战斗着。在没杀死那个男人之前绝对不能死。他活着的理由仅仅就时为了能把他的哥哥杀死。他一直渴望有超越一切的力量,可以来填补内心的寂寞。宇智波家族的血统,给了他天才的名分,却也让他成为一个复仇者。

宇智波佐助和鸣人那种做为同伴的感情。虽然时常口角,不停在竞争,可是他在心底深处,却是非常珍惜那样的感情。嘴里说着互相讨厌的话,可是却在对方生命遭遇危险的时候,他还是会挡在那个他讨厌的人面前。那时候,他难道不记得了,他还未杀死哥哥之前是不能死的,他的生命只为了复仇而存在的。

“你这个白痴!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最讨厌我吗?”

“我怎么知道……身体作出的自然反应,笨蛋。”

寂寞孩子的真情,用这样的语言足够让你感动了。

佐助,生于木叶最有名望的宇智波一族,父亲是宇智波富岳【宇智波一族的代表人物,木叶警卫部队内的高级人员】,母亲是个漂亮温柔的女忍者。哥哥是天才鼬,排行老二的他拥有令人羡慕的出身、血统和家人。然而某一天,他最为仰慕也是他奋力追赶的哥哥,突然屠杀了宇智波一族的所有人,让他所拥有的一切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留下他一个人,并且告诉他:“想要报仇,就要学会仇恨。等你变强后再来找

佐助小时候

我吧。”于是,小小的少年开始踏上为一族人报仇雪恨的迷途。

佐助与鸣人一同和卡卡西学习忍术,并成为了宿命的竞争对手,但是经历了同生共死之后,两个针尖对麦芒的少年都从心底里承认对方是一生的挚友。然而友情却没有阻止佐助为了变强和报仇雪恨去投靠大蛇丸的渴望。故事的第一部,以他选择投靠妄图利用他的肉体转生的邪恶忍者大蛇丸为结束,让观众和读者眼睁睁地看着他抛弃并肩作战的伙伴,抛弃生他养他的故乡,抛弃那一个个爱慕他的女孩,并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复仇的力量,那个外冷内热的少年就这样离我们而去。

7岁时的佐助

当一个人可以引得喜欢他和讨厌他的人拔剑弩张的时候,他早已成了角儿。没错,佐助,这样一个徘徊在正义与邪恶的角色,在引来的好评和恶语的时候,他总是集光环一身。

佐助,难道就真的已经彻底抛弃一切了么?难道看到苦苦找寻自己的昔日伙伴们,心中就真的没有一丝感动了么?

不管结果会如何,都让我们拭目以待,或许,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一切的一切,只为明日你从火焰中重生,让所有人看到凤凰涅磐的那一刻!

●童年  

        佐助的童年一直生活在哥哥宇智波鼬的阴影下。鼬8岁能够使用写轮眼,13岁担任暗部队长,天赋极佳。即使是佐助也无法望其项背。族员们也都认为鼬是宇智波家族的未来。特别是佐助的父亲,对鼬的赞赏之情溢于言表。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的能力,佐助非常刻苦的修行。但即使如此,还是无法超越鼬设立的一个又一个的高峰。鼬意识到佐助内心的挣扎后,试图让父亲转移一部分注意力到佐助身上,而且还答应帮助佐助修行。虽然经过鼬的努力,父亲开始在佐助身上多花时间,但是仍然只是一小部分。而且鼬也从没兑现过他要帮助佐助修行的承诺。

随着时间的推移,鼬渐渐地和族员起了矛盾。他开始不用心做任务,而且越来越不可靠。而同时,鼬又不断地刺激佐助,激励佐助超过自己。因为鼬的变化,佐助的父亲也越来越多地开始关注佐助的成长。他教佐助火遁·豪火球之术,佐助刻苦练习,很快就学会了。父亲对佐助很满意,说:“你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呀。”而这句话通常都是只对鼬说的。最后父亲叫佐助不要追随他哥哥的脚步。

在鼬被族员怀疑杀死了止水之后不久的一天夜里,佐助回到家中,发现所有的族员全都死了。然后在自己家里,他看见鼬站在父母的尸体旁边。佐助通过鼬的万花筒写轮眼看到了鼬杀死双亲和全村人的过程,异常恐慌。鼬放过了佐助,说他太弱了,不值得一杀。鼬还怂恿佐助要想超过他,就必须通过对他的仇恨来获得力量。从那以后,佐助就开始了孤儿的生活。而他的目标也变的非常清晰——不惜一切代价获得力量,从而杀死鼬,为族员复仇。

【家族兴衰】

宇智波一族是《火影忍者》中的火之国木叶忍者村的一个氏族,属于当年忍者始祖——六道仙人门下大弟子的后代,二弟子的后代则为千手一族,两大家族有着穿越了千百年的宿命纠葛,直到初代火影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时期,两大家族才联手创立了木叶忍者村。

宇智波一族曾经是木叶村中最强大的家族之一,始创者为被誉为最强忍者、亦为木叶始创人之一的宇智波斑。族员大多擅长火遁忍术,比如基本的火遁·豪火球之术和火遁·凤仙火之术。一些族员具有血继限界写轮眼,赋予他们在战斗中强大的洞察力(复制敌人的忍术)和一些特别的瞳术。据说宇智波一族在二代火影时期便在木叶警察部队供职,表面上是被信任,实际上则是置于千手一族的监视之下。

宇智波一族的衰落是从木叶开始之初便已有萌芽,当年宇智波与千手两族为宿敌,两国交锋,一国雇佣宇智波,另一国则必定雇佣千手(因为能与宇智波匹敌的也只有千手一族了),两族长年交锋,双方均疲惫不堪。后来在初代火影柱间的提议下,两族达成休战协议,并联手创立了木叶忍者村。但是在争夺村子领导权的问题上,宇智波斑不被村里人甚至自己的族人所支持而失去了地位,久而久之流言蜚语接踵而来使得斑无法再在木叶安身,斑只好离开木叶忍者村。之后斑向木叶复仇,亦败在初代火影手下,自此,宇智波一族便开始被置于木叶高层的监视下。

在宇智波斑失势之后,宇智波一族开始感觉到自己所面临的危机,族中开始出现了继承斑意志的造反派,可是在木叶高层的监视下,个人的力量很难成事。于是,终于在三代火影时期,宇智波一族开始策划政变,夺取村子的领导权,而主谋者正是佐助的父亲。为了顺利夺权,鼬被安排进了木叶暗部,作为宇智波一族安插在木叶内部的间谍而存在。可是,鼬从小便目睹了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惨状,战争就是地狱的思想早已深深印入了他的脑中,他心中明白,如果像宇智波这么一个大家族发动政变的话,将会大大动摇木叶乃至火之国的根基,到时候别的国家就会有机可乘,甚至会引发第四次忍界大战,宇智波一族利己的思想将会害死很多无辜的人。于是,鼬背叛了宇智波一族,反将宇智波一族政变的情报泄露给了木叶高层。木叶高层在最后给了鼬一个机密任务——杀光宇智波一族的所有人。鼬在忠孝之间选择了大义灭亲,联合当年的宇智波斑消灭了宇智波一族,只不过,他没有杀死佐助,因为在鼬的心中,佐助的生命比起任何东西来说,都更加重要!

现今,宇智波一族仅存宇智波斑与宇智波佐助两人,家族的宿命仍然没有终结……

【经典台词】

有太多的羁绊只会让自己迷惘,强烈的想法和珍惜的思念,只会让自己变弱。

孤独,不是被父母责备后难过的那种程度比得上的。

因为有亲情的羁绊,失去了就会痛苦。

我失去过所有东西,所以我不想再看到我最珍惜的伙伴们,死在我的面前。

我是个复仇者,我是为复仇而生的,为了复仇我可以放弃一切。

那个人——我的哥哥,在杀死他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我可是拼了命去做的,不要用“天才”两个字来抹杀我的努力!

我的梦想是没有未来的,我的梦想只有在过去,只有在那才存在…

你是这世上我唯一的弟弟

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哼…我是最讨厌你了…可身体不由自主就做了,笨蛋…

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幼年的我来说,只不过是一场幻觉,我真想是自己处于一个残酷的幻术之中,但那是无可辩驳的现实。

鸣人…你跟我一样,都体会过失去亲人时的孤独,而那种孤独,会让人变强!

你这个没父母没朋友的家伙,能明白我什么!你这个从一开始就孤单一人的家伙,能明白我什么!正因为有羁绊才会痛苦,失去这珍贵的羁绊是何种滋味,你能明白吗!

我早就闭上了双眼,我的目的只在于黑暗之中。

把鼬,我的父母,我的族人!!把他们全还给我我就停止!!

他们全都笑着…他们的笑容…是用鼬的生命换来的啊!!什么都不知道…全都在傻笑着!!

那些笑声现在对我来说就是讽刺和嘲笑!!而我将把这些笑声变成痛苦和哀鸣!!

放弃就代表了结束。

正因为我明白这份羁绊,所以我要亲手斩断它。

无论你将那眼睛用的多么炉火纯青,我的恨,都会将镜花水月变为现实。

蠕地之蛇就算做着飞天之梦,终究也只是个幻想,但还是不想放弃,而盯上巢中雏鸟的你,其实反过来断送了自己,葬身于从此翱翔天际的鹰眼之中.

·在中忍考试的那个森林里你令人作呕地践踏了还是小鬼的我。所以你才给了我翅膀,你应该是想利用这个来束缚我吧?我是复仇者!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我觉得就算舍弃这个身体也无所谓,你只是想要写轮眼。但是你对鼬毫无办法,所以才盯上了我这小鬼。对吧?被敬称为三忍之一的天才?但是你只是被世人所谈论的普通天才罢了。不要说超越宇智波的威名了,是根本就无法触及到。不管怎样的天才在宇智波的威名之前都只能退化回凡人。不惜用药物折磨自己甚至调换身体,以这种令人作呕的方式来接近宇智波力量的你的行为,对持有宇智波之名的我来说,真是肤浅的滑稽。而且我不喜欢你的做事方式,你的目的是什么?一边不停地转移基地,一边不停的进行实验,接二连三的玩弄他人的生命!不管是为了解开这个世间的真理还是什么,以这种无聊的利己理由,不停地将别人像玩具一样玩弄于股掌,真是令人作呕。你现在比我还要弱,有什么资格杀鼬。

对于鼬来说,我比村子重要,在我心中,他也是这样,比村子重要。

那你就快使出万花筒写轮眼来杀我试试吧。还是说,现在的我,凭你的器量无法测量了呢?

【相关人物】

 

最重要的朋友:漩涡鸣人永远的朋友——鸣人与佐助

同伴:漩涡鸣人、春野樱、旗木卡卡西、鬼灯水月、天秤重吾、香磷

最重要的家人:宇智波鼬

忍者学校的老师:依鲁卡

下忍时期的老师:旗木卡卡西

离开木叶后的老师:大蛇丸

仇敌:木叶的上层人物-----团藏,原为哥哥----宇智波鼬

鹰小队队员(原“蛇”小队):鬼灯水月、天秤重吾、香磷

●在动漫中的表现

第一部 

生存测试篇

成为第七班成员之后,佐助对队员并不关心。他既不搭理鸣人的挑衅,对小樱的善意举动也很冷淡。当第七班开始卡卡西的铃铛测试时,他从一开始就决定独自对付卡卡西,根本没打算要两个队友帮忙。在卡卡西毫不客气地向他指出这一点后,佐助认识到要成为一个忍者,就必须和队友合作。于是他不顾卡卡西的禁令,把自己的便当给鸣人吃,也因此前无古人地通过了卡卡西测试。

波之国篇

第七班的第一个重大任务是护送桥梁建筑师去波之国。出发不久,他们就遭到了鬼兄弟的偷袭。面对两个雾隐的中忍,鸣人被惊呆了,失去了抵抗能力。而佐助则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抵抗了一时,直到卡卡西前来救援。而后,在卡卡西被再不斩用水牢术困住,佐助和鸣人合作,用风魔手里剑·影风车将伪装成苦无的鸣人掷出,解开了再不斩对卡卡西的束缚。在卡卡西击败再不斩以后,他通过爬树练习教鸣人、佐助和小樱如何控制查克拉。鸣人和佐助互相竞争,很快都爬到了树顶。

假死的再不斩带着他的徒弟白一星期后再次出现,向第七班复仇。佐助的对手是拥有血继限界的白。由于训练的缘故,佐助很快跟上了白的速度。白为了摆脱劣势,使出秘术·魔镜水晶,将佐助困在其中。此时,匆忙赶到的鸣人冲动地踏进了白的陷阱。佐助在和白的战斗中,不断尝试,最终唤醒了自身的血继限界写轮眼。这时的佐助不但可以看穿白在镜中光速般的移动,甚至还可以掩护重伤的鸣人。白利用这一弱点,攻击鸣人以造成佐助的破绽。佐助明知是计,仍然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了鸣人。为了掩饰对鸣人的珍惜,他在弥留之际强辩说,他这样做不是为了救鸣人,只是身体不由自主罢了。最终,愤怒的鸣人用九尾的力量击败了白。而佐助也只是昏死过去,不久就恢复了知觉。第七班胜利地完成了任务,回木叶村复命。 

中忍考试篇 

        中忍考试之前,李洛克前来挑战。佐助认为自己的写轮眼可以复制任何招数,并没有没把小李放在眼里,就答应了。但他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小李在速度上占尽优势。虽然两个人没有真正动手,让小李占优的事实还是让佐助非常不爽。在笔试中,佐助发现自己一题也不会。但聪明的他很快意识到考试的重点在于考验如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抄袭。佐助利用自己的写轮眼,通过复制其他考生的铅笔的移动完成了考题。

在中忍考试的第二部分开始后不久,佐助和小樱在死亡森林遭到了大蛇丸的攻击。在大蛇丸的死亡预览术之下,佐助内心非常恐惧,浑身发抖以至于基本没有还手之力。就在佐为了保住性命,要将卷轴交给大蛇丸的时候,鸣人适时地出现并阻止了佐助。在鸣人和大蛇丸战斗时,佐助惊奇地发现鸣人居然身手敏捷,完全不是吊车尾的形象。虽然鸣人无法打败大蛇丸,但这一举动激发了佐助的斗志。他用绑著线的风魔手裡剑将大蛇丸制住,并用火遁忍术延线烧毁了大蛇丸的脸。就在佐助以为已经战胜大蛇丸的时候,出于对佐助能力的满意,大蛇丸给佐助种下了天之咒印。佐助痛苦的倒下了,而大蛇丸离开前告诉佐助,佐助迟早会来找他获取力量。

咒印下的佐助因为中了咒印的缘故,佐助和鸣人一样失去了知觉。小樱在一旁来照料。正在这时,一群音忍奉大蛇丸之命来干掉佐助。小樱和先后赶来的李洛克和第十班苦苦和三名音忍周旋,但战况不利。小樱还受了重伤。宁次带领的第三班其他成员赶到,正当他们准备和音忍作战时,佐助的身体适应了咒印,并甦醒过来。愤怒的佐助浑身布满咒印黑色的花纹,向满不在乎承认攻击小樱的萨克发难。由于咒印的力量,佐助占据了绝对优势。他用非常暴力的手法扭断了萨克的手臂,并且准备继续向其他两名音忍复仇。小樱察觉到咒印状态的佐助失去了控制,一把抱住佐助,求他停手。小樱的举动让佐助恢复了正常。在一旁惊恐万状的音忍们留下卷轴,赶紧逃离了现场。

在考试的初试选拔中,佐助的对手是音忍的赤铜铠。在比赛前,卡卡西警告佐助不要使用写轮眼及忍术,否则可能会令咒印爆发(因為查克拉流动会令咒印產生反应),直接被淘汰。战斗开始后,铠使用他的吸收查克拉的忍术大量地吸取佐助的查克拉,占了很大优势。在不能使用写轮眼及忍术的情况下,佐助将他从小李那里复制来的体术稍加变化成为狮子连弹,一招击败了对手。比赛过后,卡卡西封印了佐助身上的咒印以阻止它的发作。大蛇丸突然出现,告诉卡卡西和佐助,如果佐助自己愿意,咒印是无法被封印的。大蛇丸在和卡卡西对峙了一阵后离开了。为了防止佐助经受不起力量的诱惑而使用咒印,卡卡西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单独陪佐助训练。

佐助在和卡卡西的训练期间,学会了卡卡西的成名绝招千鸟。同时他还针对我爱罗练习了复制来的小李高速的体术。虽然正式比赛的时候迟到,但佐助这一期间的苦练的成果很快显示出来。他的高速移动让我爱罗疲于应付,不得不用沙子将自己全身包围起来。佐助趁此机会首次使用了千鸟,结果穿透了我爱罗的绝对防御,并击伤了后者。

与此同时,砂忍和音忍的木叶崩溃计划开始实施。我爱罗在砂忍的掩护下从木叶村撤退。佐助奉命追击我爱罗,一路上过关斩将,最终追上了后者。佐助一再使出千鸟,并切断了我爱罗用沙所凝成的一只手臂。被激怒的我爱罗使用守鹤的力量反击佐助。而佐助则由于咒印的缘故,体力不支倒下了。紧急关头,鸣人赶到,一番苦战后和击败我爱罗。佐助对于鸣人在这一战中表现出的实力,表现出惊讶和嫉妒。 

鼬的复返篇

在得知卡卡西被突然出现在木叶村的鼬击败后,佐助去探望卡卡西打听消息。从卡卡西那里,佐助得知鼬回到木叶村的目的是要寻找鸣人。于是他立刻动身去找鸣人,以向鼬复仇。等找到鸣人的时候,佐助发现鼬已经先到一步。佐助使出绝招千鸟对付鼬,但被鼬随手破解了。虽然佐助不屈不挠,但鼬似乎对他缺乏兴趣,用月读毫不留情地击溃了佐助。鼬嘲笑佐助仍然太弱,因为恨的还不够深。佐助被自来也救起,去木叶村的医院养伤。 

佐助营救篇

纲手回到木叶村后,治癒了佐助的伤势。在医院治疗期间,佐助回忆起他在第七班的历程。他发现自己仍然太弱小,无法打败鼬,甚至被从前的吊车尾鸣人超过。心情抑郁的他和前来探望他的鸣人在医院进行了一次对决。虽然这次对决被赶来的卡卡西阻止,但佐助发现鸣人的新忍术(螺旋丸)威力与千鸟差距之大,内心更加不安。卡卡西在事后现身说法劝说佐助不要过于执着对力量的追求,但佐助已经积重难返。这时,大蛇丸派来的音忍四人组吸引了佐助的注意。佐助认识到大蛇丸给予的咒印的力量后,决定跟随音忍离开了木叶村,追随大蛇丸以换取力量。

在佐助离开村子之前,被小樱追上。尽管小樱极力劝说佐助留下,并表白了对佐助的爱意,希望能帮佐助变强。佐助被小樱的话打动了,说了声“谢谢”,然后击昏了小樱,离开了村子。在路上,佐助再次碰到了音忍四人组。这一次音忍给了佐助提升咒印状态的药丸,然后将吃下药丸昏死的佐助封印到特制的棺桶中,带着棺桶离开了。

在音忍一行往大蛇丸方向去的时候,一支由鸣人、鹿丸、牙、宁次丁次组成的小队在身为中忍的鹿丸的带领下开始了营救佐助的任务。途中,小队的队员分别先后和音忍四人组的成员进行单挑。这期间君麻侣出现,带走了棺桶,但最终被鸣人追上。这时佐助完成了咒印的升级,破桶而出。恰巧小李赶到,拖住了君麻侣。鸣人最终在终结之谷追上了佐助。

佐助在咒印状态下的千鸟佐助与鸣人开始了大战。起先鸣人使用体内九尾的力量占据上风。但佐助在对阵中升级了他的写轮眼,和鸣人打成平手。这时鸣人让九尾的查克拉环绕在自己周围,并长出一条尾巴。而佐助则使用了咒印的状态二,变成了鹰的形态。两人各自使出绝招——鸣人的九尾力量的螺旋丸和佐助的咒印状态的千鸟在终结之谷的大瀑布上碰撞。在僵持状态下,佐助击中了鸣人,而鸣人则在佐助的护额上划出了一条裂纹。两种强力忍术的碰撞产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炸威力足以山崩地裂。之后,鸣人昏倒在地。胜利了的佐助并没有杀死鸣人,因为纵使佐助多渴望得到力量──万花筒写轮眼,他仍绝不希望以杀死自己最重视的同伴鸣人为代价来换取。佐助离开了鸣人,去寻找大蛇丸。 

第二部——疾风传

第二部中的佐助

第二部开始时,佐助的面貌没有太大的变化。他依然冷酷、强大,而且斩断了与鸣人和小樱之间的友谊,全身心地去追求力量。在三人再次见面的时候,佐助毫不犹豫地攻击鸣人和小樱,不留一点情面。但另一方面,对於一些陌生人,他反而不大愿意随意杀戮。佐助和大蛇丸之间也仅仅是互相的利用关系。和其他音忍不同,佐助对大蛇丸既不恐惧也不尊重。只有在训练的时候,他才愿意和大蛇丸在一起。佐助没有佩戴音忍的护额,他身上唯一的标记就是宇智波一族的纹章。

在第一部到第二部的两年半时间裡,佐助的能力大大提高。他使用一把长刀作為武器,并开发了新术千鸟流,可以让全身佈满电流,攻击靠近的敌人。他还掌握了雷系查克拉的状态变化,可以不借助任何媒介使查克拉刀任意变化。可能由於大蛇丸的影响,佐助学会了类似潜隐蛇手的忍术。他对咒印的控制能力也大大提高,可以做到将身体的一部分提升到咒印状态。佐助实力更為深不可测,连九尾都忌三分。 

佐助登场篇

在第二部中,佐助在和佐井见面时初次登场。他对佐井的出现无动於衷,还对大蛇丸的迟到表示不满。当佐井表示他会与比佐助更加好地和鸣人合作时,佐助用写轮眼震慑了佐井。此后佐井试图帮助鸣人和小樱,将佐助带回木叶村。佐助对眾人的劝说毫不理会,表示只要能杀死鼬,就算大蛇丸夺走他的身体也在所不惜,然后就开始攻击新成立的第七班。

几轮交手之后,佐助进入了鸣人的意识,发现了九尾的秘密。九尾妖狐对佐助的出现很吃惊,他说佐助的写轮眼和查克拉比他自己的还要邪恶,并说以前见过类似的宇智波斑。佐助说他对九尾说的毫不知情,然后开始压制九尾的查克拉。九尾退却时威胁佐助不要杀死鸣人。两个人又回到了现实之中。就在佐助準备使用绝招将眾人一举歼灭的时候,大蛇丸和兜出现了。兜劝说佐助留下第七班,这样可以削弱晓的力量,便於他对鼬的复仇。於是佐助一行三人就消失了。

大蛇丸之死篇

佐助再次出现在一群被他打倒的忍者中间,他身上乾乾净净,一点伤都没有。大蛇丸说即使是号称天才的他在当年也没有如此实力。由於佐助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麼可以从大蛇丸那裡学到的了,就在大蛇丸躺在床上养病的时候突然发难,用查克拉刀攻击大蛇丸。而早有準备的大蛇丸则现出真身「白鳞大蛇」,要夺取佐助的身体。两人在精神空间裡进行战斗。在佐助的写轮眼下,大蛇丸遭到了和当年对战鼬相同的惨败,他的精神世界完全被佐助吞併了。

在摆脱大蛇丸的控制以后,佐助释放了被大蛇丸关押的水月。他同水月商量要组织一个新的小队,并说早有了人选。两人来到北秘所,说服了有特殊能力的管理员香燐入伙,然后释放了所有的囚徒。佐助最后的一个队友是重吾。此人是咒印的源头,双重性格,有抑制不住的杀人衝动。佐助、水月和香燐来到关押重吾的北秘所,并找到了他。正处於杀人衝动中的重吾正想与水月打起来,很快被佐助用大蛇缠住。重吾在佐助的高压下恢复了正常,重新躲进牢房,害怕自己再次出去杀人。佐助对此表示会当重吾的牢笼,阻止他的杀人衝动。之后佐助又谓君麻吕已為他而死,此刻重吾终於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君麻吕不惜生命都要将他带回大蛇丸身边的宇智波佐助。為了要见识一下佐助到底有甚麼能耐可以令到君麻吕不惜牺牲来换取他,重吾决定加入他们。佐助的四人小队正式组成,取名為“蛇”,佐助的最大目的是要杀死鼬,而这世界都将因“蛇”的出现而天下大乱。佐助跟“晓”的阿飞、迪达拉开战。迪达拉败阵下来,最后迪达拉為了证明自己的艺术,自行爆炸,可惜佐助熟练地运用了写轮眼,进入万蛇体内用时空间忍术跃入其他空间,成功离开爆炸之地,得以保命,而迪达拉则在爆炸中死亡……

兄弟决战篇

在另一边,木叶村收到情报,得知大蛇丸被佐助所杀,便开始进行寻找佐助的任务,而“蛇”的成员香燐发现木叶的人在追踪佐助,“蛇”便到“晓”的根据地,而佐助更遇到鼬,鼬便指示佐助往宇智波一族的故地,来个了断。途中佐助先到故地南贺的神社大堂,并在那裡的秘密集会场所,发现鼬所指的宇智波瞳术『万花筒写轮眼』的存在目的--為了能够控制九尾的力量。亦得悉万花筒写轮眼的使用,最终是会招来失明的命运。

两兄弟甫决战,初时佐助似乎佔了上风,从鼬背后向其插了一刀;但是这却又是鼬的分身,佐助立刻向身后的另一个鼬使用千鸟流攻击。后从绝口中才得知,双方似乎是在战斗,但其实只不过是幻术上的攻防战,实体一直未有动身。他从鼬口中得知宇智波一族创始人--宇智波斑仍存在的事实,就是斑跟鼬一起灭了全族。亦得知宇智波斑也同样拥有万花筒写轮眼,是第一个以眼睛控制九尾及揭露此眼另一秘密的人。鼬续向佐助说万花筒写轮眼的另一秘密,就是本已是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的人,能从其他族人中夺取同样的眼后而创造有独特力量的『新双瞳』,而且永不会堕入黑暗的失明世界中。因此鼬一直以来要佐助练成万花筒写轮眼,正是要这个弟弟作為他的『备用品』,以脱离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失明的命运。

佐助知道一切真相后,亦有所行动。虽然佐助巧妙利用飞膘攻击及以蛇身作掩护,但因与鼬间有一段实力差距,受鼬所制肘,并被鼬夺去了左眼。当然,实际上这些都只是鼬以『月读』所製造出来的幻象,鼬本以為这样便可能使佐助的实体陷入麻痺当中。但想不到的是佐助却有能力破解他的『月读』,反使鼬左眼受伤。佐助指出瞳术毕竟也只是工具,写轮眼也有可以超越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鼬的幻术失效,又有左眼受伤,故佐助乘胜使出擅长的『影风车之术』,使鼬身体受创。后再以『火遁·豪火球之术』攻击鼬,鼬亦以『火遁·豪火球之术』还击,但被佐助压制下来。

此际鼬突然使出高级瞳术『天照』,黑色的火焰把佐助的火焰吞噬下来,并一度欲把佐助也吞噬掉。佐助於是便巧妙地使出大蛇丸流的变身术,使真身穿入地底当中以避开『天照』的吞噬;他又清楚鼬使出『天照』之时是没法进行变身,也深知鼬的体力已到极限,故在地底中进入咒印状态2,并使出『火遁·豪龙火之术』之术突击在地上、已受伤的鼬。鼬虽仍能避开,但右手却被烧伤,而之前的战斗亦使鼬满身伤痕,查克拉已用尽。佐助同样也在使出火遁之时已把查克拉耗尽,但為了杀鼬他已早有準备,将要使出最终的极秘忍术对鼬必杀……

391回中,原来佐助是透过火遁术射向天空以製造出雷电,并将巨大的雷电之力集中於手中并引向攻击鼬。这个被佐助名為『雷遁·麒麟之术』,一举将鼬所身处的岩石击得粉碎,佐助亦满心以為鼬的死期已到……但意想不到的是鼬却也使出终极防御,防御了佐助的轰击;鼬亦使出了他的终极之术『须佐能乎』,原作防卫的骷髏慢慢化成巨人。就在此际,本来被佐助夺去力量、而隐藏在其体内的大蛇丸,竟趁佐助力量虚耗之际佔用其身体,使出『八歧之术』变化出八歧大蛇。但一如日本神话情况,八歧大蛇先后被『须佐能乎』斩下头颅;而本来潜藏在八歧大蛇内的大蛇丸,被『须佐能乎』的十拳剑(别名酒刈大刀,草薙剑的其中一把,能将所有刺中的东西封印在醉梦的游离世界内)刺中,连同八歧大蛇一起被吸进『须佐能乎』所持的酒瓶内。佐助同样地也剋制了大蛇丸的控制而平伏过来。但佐助此时已用尽写轮眼的力量,其写轮眼亦消失。

面对鼬强大的『须佐能乎』之术,佐助又没有写轮眼的力量,唯有不断以引爆符进行攻击;但这却一一被『须佐』所持的『八咫镜』抵御过来,鼬更步步迫近。意想不到的是,鼬似乎因使用『须佐能乎』之术而使身体全面崩溃,口吐大量鲜血,在佐助的额头前轻轻按了一下,在佐助耳边说了句密语(其实是说『对不起,佐助,已经没有下次了』),然后突然倒下。鼬躺在佐助旁边的地上,而佐助却一直呆站著。天降大雨,而天照之火仍不熄灭的燃烧…当佐助看见旁边的鼬再也不动后,笑了一笑也接著倒下……

大战迪达拉篇

佐助与“晓”的阿飞、迪达拉相遇,迪达拉与佐助开战。战斗过程中佐助利用自己的雷属性有效地克制了迪达拉的土遁炸弹,甚至破解了迪达拉原本用来杀鼬的必杀技——C4迦楼罗。最终迪达拉败下阵来,在穷途末路之际迪达拉选择同归于尽,为了证明自己的艺术

以及不惜一切也要杀死佐助的决心让他发动了终极艺术自行爆炸,可惜佐助熟练地运用了写轮眼,进入万蛇体内用空间忍术跃入其他空间,成功离开爆炸之地,得以保命,而迪达拉则

捕捉八尾篇

佐助醒时已发现身处异地,而宇智波斑亦在其面前出现,有关於宇智波鼬的真相亦将被揭开。当佐助看见斑的真面目时,左眼自动启动万花筒写轮眼,并使出了『天照』;据斑所说,鼬在临死前曾把瞳力注入了佐助体内,目的是保护佐助,不让斑接近他。又从斑的口中听到鼬杀害全族,是因為木叶高层所下达的命令而感诧异。佐助终於明白鼬一直以来的行动,除了為了木叶,也是為了保护自己(如:消除了身上的天之咒印),不禁流下男儿泪。 然而,他却选择走上了与兄长迥异的道路…他目前与蛇小队眾人会合,改队名為『鹰』,并确定了新的目标──『毁灭木叶』,以他的方式复兴宇智波家族。他将与斑所率的『晓』联手,除目标是针对木叶的上层外,亦协助捕捉另一头尾兽。目前身处在雷之国,使幻术迫使来自夜月一族的云忍供出八尾人柱力的位置,并前往云雷岟,向八尾直接道出要把他抓走。

佐助与八尾人柱力奇拉维交锋,连续两次被其击倒,甚至连内臟都被挖出来,但鹰小队的香燐和重吾却把他救活,因而惹恼了人柱力,并现出巨牛真身!!水月為了保护虚耗过度的他们离开,自愿殿后阻挡八尾,可是不消一刻便被其击昏……佐助眼见身边的队友们不惜生命為了自己,又突然想起了在木叶时跟鸣人、小樱一起,内心再不感到犹豫和孤单,开启了右眼的万花筒写轮眼,倾力使出了鼬传承的忍术──『天照』,来个绝地反击……雄雄的黑色火焰在八尾身上燃点,将八尾逐步吞噬;而八尾在挣扎间,竟将一团火焰拨向香燐,香燐顿时昏倒在水中,身上的火焰也同样燃烧……重吾劝佐助离开,但燃起保护同伴之心的佐助却不愿离去,情急之下竟连左眼的万花筒写轮眼也启动了。奇蹟的是,原来佐助双眼同开,竟有消灭『天照』火焰的功效,不单把香燐身上的火给熄灭,同时也熄灭已昏去的八尾身上的火焰。而佐助们亦完成捕捉八尾的任务(实际上抓到的是八尾脱下的章鱼脚,人柱力却已脱险了),却惊动了八尾的兄长──『雷影』……

五影大会篇

鹰小队在一番修整之后决定向木叶进攻,不过途中被告知木叶已被摧毁,于是转变目标——潜入五影大会,刺杀团藏!由绝带领其前往五影大会,但在到达之后却被绝出卖。绝告知五影佐助潜入的消息,愤怒的雷影立马开始寻找佐助(由于八尾人柱力为雷影的弟弟,而雷影以为其弟已落入佐助之手,因此对佐助有着很深的仇恨)。随后雷影发现佐助一行,一番开场的激战之后,雷影与佐助实行一对一单挑。雷影的实力强得逆天,佐助在战斗中使出‘千鸟’、‘天照’等绝招,均无法压制住雷影。之后佐助控制天照的形态形成一个黑火之盾,用来阻挡雷影的攻击,可惜雷影选择玉石俱焚,宁可手脚不要也坚持攻击佐助。眼看两人就要两败俱伤之际我爱罗前来助阵,雷影暂时退下治疗断掉的左手。而佐助则对上了我爱罗等四人,战斗中佐助使出了自己新的奥义——须佐之男,抵挡住了众人的合力攻击。随即佐助放弃与风影、雷影继续纠缠,直奔团藏所在的会谈场所准备和团藏拼命,但是却又遇上了对晓有很深仇恨的水影,而团藏也在此时趁机逃脱,佐助则不得不与水影交手。水影拥有溶遁、沸遁等血继限界,而佐助因连续与多名高手交战,且须佐之男使用过多,导致查克拉用尽,同时全身每一个细胞也都疼痛不已,从而无法抵挡水影的忍术。这时绝赶来帮助佐助,使得佐助足以从水影制造的密室中逃脱,但是刚出来又立马对上了土影,被土影的术迎面击中。在所有人都以为佐助已死的时候,斑抱着昏死的佐助出现了,并说出了“月之眼计划”……之后佐助被斑用时空忍术转移到了另一个空间,由香磷对其进行治疗。斑在与五影交涉破裂之后也离开了会场,临走前宣布第四次忍界大战开始了。

复仇团藏篇

 

斑出现在逃离会场的火影——团藏面前,在将团藏的两个随从用时空间忍术打败之后,斑从异空间放出佐助与团藏对决。佐助战斗中使用了万花筒写轮眼瞳术——‘须佐能乎’抓住了团藏,对其质问关于鼬的真相,在团藏说出真相并称鼬为木叶的叛徒之后佐助的怒火爆发,将团藏捏碎。但此时团藏却又再次出现在佐助身后,两人接着继续对决,佐助使用天照等绝招再次将团藏“杀死”,但是团藏仍然再次出现,就在此时,佐助使出了幻术,变化出了鼬的幻像来对付团藏,但这一切竟然对其无效,而佐助却被团藏用咒印束缚住了无法动弹。危急之际,佐助爆发了对哥哥的思念,发挥出了须佐能乎完全体,扭转了局势,而团藏那种杀不死的能力的真面目也渐渐浮出水面,据斑所言,那是连宇智波一族都将其列为禁术的绝招——“伊邪那歧”(注:伊邪那岐为日本神话中的创世神,即月读、天照、须佐能乎的父亲)。但在经过了一番艰苦的持久战之后,佐助还是将团藏打倒。而濒死的团藏不甘心失败,竟挟持香磷人质。佐助用千鸟锐枪将香磷和团藏一起刺穿。苟延残喘的团藏在最后发动里四象封印术,试图将斑,佐助一同封印,结果未遂。 

 

第七班再会篇

 

佐助打败团藏后,鸣人、卡卡西、小樱先后赶来,第七班到齐。鸣人的螺旋丸先和佐助的千鸟对上,然后两人一起被相互的忍术弹开,鸣人接着次动之以情,劝佐助回来,但仍然无果,佐助对鸣人立下决战宣言后和斑一起离开了现场。佐助因为一天之内用了十多次万花筒写轮眼,视力严重下降,趋近失明,不仅坚持复仇,而且向斑要鼬的写轮眼,声称会亲自解决鸣人。而鸣人因为小樱的苦无有毒,晕的口吐白沫。现在,佐助正在融合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由绝守在一旁以防兜袭击。而鸣人则已经得到了九尾查克拉,并将九尾重新封印,迎来与佐助最后的决战。

●忍术

基本忍术

变身术

可以变化为其它东西,最常见是变为其它人。

分身术

以查克拉制造『残影』,所以并不是实体,用于扰乱敌人的视线。

替身术

瞬间以动/植物与自己的身份对换,用以逃避攻击。

挣脱术

动画第三集逃脱鸣人捆绑的绳索时使用过。

高阶忍术

火遁·豪火球之术

提炼查克拉从口中喷中一发大火球,其威力可以烧出直径7米的洞穴来,是宇智波一族基本的火遁忍术,佐助在幼年时已可以使出。

火遁·凤仙火之术

从口中连续吐出火球,攻击轨道就像凤仙花的果实,单个威力不及豪火球,但是数量占优势,如果火焰里还夹杂着手里剑,火焰熄灭后仍能攻击敌人。

火遁·龙火之术

在结印之后从口中发出直线型的火焰,速度和威力都是一等一的,威力足够打断粗壮的树木。

火遁·豪龙火之术

宇智波佐助自创的A级火遁忍术。在体内聚集大量的查克拉,并将其高度压缩成炎龙形态,巧妙的操纵炎龙来袭击眼前的敌人,熟练度高的话可以连续放出数条炎龙,比起攻击范围更重视攻击威力和准确性。是使用麒麟的必需术。

雷遁·千鸟

高密度凝聚查克拉集中于手中进行高速冲刺,攻击时会发出有如千只鸟鸣叫的刺耳声音,把查克拉集中于手掌,直接直线攻击对手,破坏力巨大,杀伤力之强足以贯穿人体。属于A级忍术。

雷遁·千鸟流

让全身布满电流,意思就是不是用手来使用千鸟、而是用全身来使用,缺乏原先千鸟的破坏力,仅能使人麻痹。也可凝聚於手掌,威力更甚於千鸟,通过地面来打出。

雷遁·千鸟刃

查克拉刀,施展在草薙剑上。草薙剑威力和锋利度整个都加倍了。

雷遁·千鸟千本

千鸟千本是佐助在千鸟的基础上自创的A级忍术,将雷遁查克拉藉由手中的千鸟发射出去,化为极细的雷之千本攻击对手。可以配合写轮眼攻击对方查克拉穴。

雷遁·千鸟锐枪

千鸟伸长的形态变化,最长距离为五米。

雷遁·千鸟雷光剑

《火影忍者疾风传剧场版-羁绊》中佐助所用,漫画和动画均无此招。

雷遁·麒麟

佐助巧妙使用火遁术以制造出雷电,并将自然界巨大的雷电力量集中於手中,引向轰击敌人。攻击时雷电会化成麒麟的形状,瞬间将巨岩化成灰烬。

体术

体术·影舞叶

复制自李洛克的体术,把敌人踢飞后,瞬间转到正在空中以抛物线移动的敌人背后。

体术·狮子连弹

在“影舞叶”后使用,在空中连击后,在最后一击加上地心吸力的冲力使对手剧烈撞击地面,攻击力显而易见。这是佐助独创的新术。

风魔手里剑·影风车

於射出之手里剑之影子中藏有另一手里剑以攻击死角。

写轮眼操风车·三之太刀

利用写轮眼可以洞察及预判行动的功能,预判“风车·三之太刀”的飞行轨迹,以坚韧的钢丝来操纵太刀飞行,从而达到将对手捆住的目的。

召唤术

蛇睨咒

由袖子中放出巨蛇束缚敌人行动

万蛇

大蛇丸的最强通灵兽,目前万蛇已在与迪达拉的对战中被佐助施了幻术而被迫做了佐助的盾牌,结果被迪达拉的终极自爆炸死。

雷光剑化

被封印的数种武具,回应主人的需求而展现形体。

佐助新的通灵兽,于对决团藏篇初期登场,可骑乘在鹰背上飞翔。

幻术

魔幻·枷杭术

佐助使用幻术的图片,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幻术

贯穿肢体的虚幻楔子可以将敌人身躯的自由全数剥夺。

血继限界

写轮眼

木叶宇智波一族的血继限界。写轮眼的拥有者具有超乎常人的洞察力,能够轻易的看穿忍术、幻术的恐怖瞳术,并可借此预测出对手的下一步的行动,而最为恐怖的能力就是写轮眼能够复制非血继限界的术。

万花筒写轮眼

万花筒写轮眼是写轮眼的最高级模式。这种写轮眼和普通写轮眼的样子有所区别。一般的写轮眼是三个分开的勾玉,而万花筒写轮眼每个人的样子都不同(佐助的为六芒星)。万花筒写轮眼可以有不同的样子而且增加了攻击模式,不过长期使用会失明。

万花筒写轮眼·天照

由万花筒写轮眼使出的具有强大破坏力的忍术,是最强的物理攻击使用写轮眼直视目标,使目标被黑色火焰吞噬,七天之内除非使用封印术才能将其消失。天照的火焰是来自太阳中心的阳炎,连火焰都可以吞噬,所以取名“天照”。

万花筒写轮眼·炎遁·加具土命

天照状态下控制黑火的形态,配合“须佐之男”形成一个坚固的火焰之遁。不仅能大大降低敌人攻击对自己的伤害,而且还能让攻击自己的敌人身受“天照”的焚烧。

万花筒写轮眼奥义·须佐能乎(须佐之男)

是在万花筒写轮眼状态下“月读”和“天照”两种瞳术下隐藏在其眼里的另一种究极瞳术,可以召唤出火鬼酒神,用十拳剑攻击,以可以挡回一切的盾——灵器之一的八咫镜防守,攻防兼备,使术者等于进入无敌模式,酒壶中有可封印一切的“诸神之剑”——“十拳剑”,什么都能够在瞬间封印,并且将接触到的一切永远封印在醉梦游离的幻术世界里。佐助的须佐之男与鼬有所不同,武器并非剑盾,而是使用一副不知名的弓箭,攻击速度极快,连以速度著称的卡卡西也无法闪避而不得不使用“神威”来抵消攻击。

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佐助由于一天之内,和五影连续交手,万花筒写轮眼使用10次,视力严重下降,现已经换上鼬的万花筒,融合成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其它

忍法·潜影多蛇手

比【潜影蛇手】召唤出来的蛇还要多。

蛇分身之术

用蛇创造出的分身,起到迷幻对手的作用。

战绩

  • 败于白
  • 败于大蛇丸
  • 胜于萨克
  • 胜于赤胴铠
  • 败于我爱罗
  • 与鸣人战斗被阻止
  • 胜于漩涡鸣人
  • 胜于大和
  • 胜于大蛇丸
  • 平于迪达拉
  • 败于宇智波鼬
  • 平于宇智波鼬
  • 胜于八尾人柱力 (表面胜 , 捉走是八尾人柱力分身)
  • 平于第四代雷影
  • 逃于第五代风影-我爱罗
  • 平于第五代水影
  • 平于三船
  • 败于第三代土影
  • 胜于团藏
  • 逃于第七班

 

【登场集数】

001旋涡鸣人登场

003宿敌!?佐助和小樱

004训练!生存演习

005丧失资格?卡卡西的结论

006重要的任务!向着波之国出发

007雾隐的暗杀者

008以疼痛为誓的决心

009写轮眼卡卡西

010查克拉之林

011存在过英雄的国家

012桥上的决战再遇再不斩

013白的秘术魔镜冰晶

014最出人意料的鸣人参战

015零视界之战写轮眼崩溃

016被解开的封印

017白色的过去秘密的回忆

018被称为忍者的道具

019再不斩随雪而逝

020冲入新章!中忍试验

021报上名来!强敌出现

022干劲120%锁定在NOW的挑战书

023踢飞对手·九名新人全部集合

024突然失格超难的第一场试验

025决定胜负!进退两难第10题

026不能错过!死之森林进入前报道!这是木叶丸的学级新闻!

027第二场考试开始!周围都是敌人!

028打败它还是被吃掉!鸣人当诱饵

029鸣人的反击~我才不要逃呢

030觉醒的写轮眼必杀·火遁龙火之术

031意志坚持我会至死守护你

032樱花盛开决意后的小樱

033无敌阵型猪鹿蝶

034赤丸的恐慌我爱罗惊异的实力

035决不能偷看卷轴的秘密

036分身对决我才是主角啦

037第二试验突破!新人9人全部集齐

038合格者1/2突如而来的预选赛

039浓眉小子的妒忌!『狮子连弹』诞生!

040一触即发!卡卡西VS大蛇丸

051暗中蠢动的影子佐助的危机!

055悲伤的思念载有祝愿的一朵花

065激战!树叶飞舞沙子蠕动之时

066佐助大活跃Special

067不是光迟到而已!究极奥义·千鸟诞生!!

068‘毁灭木叶’开始行动

069等了好久了!A级任务!!

070逃跑NO.1麻烦鬼不得不干!!

071古今无双!‘火影’级别的战斗

072火影的过失假面下的面孔

073禁术奥义!‘尸鬼封尽’

074惊愕!我爱罗的真面目

075超越极限...佐助的决断!!

076月夜的暗杀者

077光明与黑暗名字叫做我爱罗

078爆发这就是鸣人的忍法帖

079冲破极限光明与黑暗

080第三代火影永别了

081朝雾之归乡

082写轮眼VS写轮眼

083oh!no!自来也的桃花劫鸣人的灾难

084低吼的千鸟怒吼吧佐助!

085愚蠢的弟弟啊!仇恨吧!憎恨吧!

086修行开始我绝对要变强

098放弃做忍者吧纲手的通告

099继承火的意志的人

101想看想知道想确认卡卡西老师的真面目

102难得的新任务拯救情理人情和茶之国

103击沉鸣人充满阴谋的漩涡海面

104跑起来痛手!呼唤暴风雨波的那岐岛

105终点就在眼前雷鸣轰隆的大激斗

106痛手能否到达!执着的最后冲刺

107想和你比试!终于对峙佐助vs鸣人

108看不见的裂缝

109音的诱惑

110-111木叶五人众+狗狗铜墙铁壁的阵形大活跃特别篇

118夺回迟到的容器

127-128给我停下来佐助!终于追上了佐助大爆发

129兄和弟隔若天涯的存在

130父与子家徽的裂纹

131开眼万花筒写轮眼的秘密

132朋友

133泪的咆哮你是我的朋友

134泪雨的终结

135未能信守的约定

火影忍者疾风传

221归乡

267毒蛇的巢穴

271~272佐助登场

309力量的代价

310忍者的决心

311发现大蛇丸的巢穴

312遭遇

320雾中

333大蛇的瞳孔

334鹰之眼

335再不斩大刀

336铁壁的看守人

337北方秘所的重吾

338结成

341开始行动的人们

342搜索

343激突

344艺术

345消失

346黄昏

354宴会的请帖

355-356流浪的尽头,兄弟再会

357天照

358终焉

359阿飞之谜

360 因缘

 

361真实

362云雷峡之战

363八尾VS佐助

372-373鸣人的眼泪!重新振作的誓言

376超越师父之时

381姓猿飞名木叶丸(最后的小剧场)

390-391大冒险!寻找四代火影的遗产特别篇

395木叶的英雄

396过去篇木叶的轨迹新人教师伊鲁卡

397过去篇木叶的轨迹伊鲁卡的试炼

398过去篇木叶的轨迹伊鲁卡的决意

399过去篇木叶的轨迹负责人上忍旗木卡卡西

400过去篇木叶的轨迹稻荷受到考验的勇气

401过去篇木叶的轨迹鸣人复仇指南讲座

402过去篇木叶的轨迹我爱罗羁绊

403过去篇木叶的轨迹鸣人暴走

409过去篇木叶的轨迹佐助的肉球大全

411过去篇木叶的轨迹卡卡西恋歌

412过去篇木叶的轨迹宁次外传

414过去篇木叶的轨迹最糟糕的两人三足

415过去篇木叶的轨迹与第十班合作

416过去篇木叶的轨迹前往暗黑的疾驰

417第六代火影团藏

418会谈前夜

419五影登场

420鸣人的请愿

421艰难的抉择

422疾走之雷

423佐助的忍道

424五影的实力

425正式宣战

426小樱的心意

427尾兽VS无尾尾兽

428作为挚友

429团藏的右臂

430禁忌的瞳术

431志村团藏

432小樱的觉悟

433失去的羁绊

434应背负的重担

435宿命的两人

436一流的忍者

剧场版

  第一弹《雪姬忍法帖

 

  第五弹《羁绊》

OVA

  寻找红色四叶草

 

  隐蔽瀑布处的战斗,我是英雄

 

  终于爆发!上忍VS下忍!无差别混战大会

 

  木叶学园传

 

  鸣人VS佐助

 

  鸣人、魔神与三个愿望

SP

  木叶村运动会

家族兴衰

宇智波一族是《火影忍者》中的火之国木叶忍者村的一个氏族,属于当年忍者始祖——六道仙人门下大儿子的后代,二儿子的后代则为千手一族,两大家族有着穿越了千百年的宿命纠葛,直到初代火影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时期,两大家族才联手创立了木叶忍者村。

宇智波一族曾经是木叶村中最强大的家族之一,始创者为被誉为最强忍者、亦为木叶始创人之一的宇智波斑。族员大多擅长火遁忍术,比如基本的火遁·豪火球之术和火遁·凤仙火之术。一些族员具有血继限界写轮眼,赋予他们在战斗中强大的洞察力(复制敌人的忍术)和一些特别的瞳术。据说宇智波一族在二代火影时期便在木叶警察部队供职,表面上是被信任,实际上则是置于千手一族的监视之下。

宇智波一族的衰落是从木叶开始之初便已有萌芽,当年宇智波与千手两族为宿敌,两国交锋,一国雇佣宇智波,另一国则必定雇佣千手(因为能与宇智波匹敌的也只有千手一族了),两族长年交锋,双方均疲惫不堪。后来在初代火影柱间的提议下,两族达成休战协议,并联手创立了木叶忍者村。但是在争夺村子领导权的问题上,宇智波斑不被村里人甚至自己的族人所支持而失去了地位,久而久之流言蜚语接踵而来使得斑无法再在木叶安身,斑只好离开木叶忍者村。之后斑向木叶复仇,亦败在初代火影手下,自此,宇智波一族便开始被置于木叶高层的监视下。

在宇智波斑失势之后,宇智波一族开始感觉到自己所面临的危机,族中开始出现了继承斑意志的造反派,可是在木叶高层的监视下,个人的力量很难成事。于是,终于在三代火影时期,宇智波一族开始策划政变,夺取村子的领导权,而主谋者正是佐助的父亲。为了顺利夺权,鼬被安排进了木叶暗部,作为宇智波一族安插在木叶内部的间谍而存在。可是,鼬从小便目睹了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惨状,战争就是地狱的思想早已深深印入了他的脑中,他心中明白,如果像宇智波这么一个大家族发动政变的话,将会大大动摇木叶乃至火之国的根基,到时候别的国家就会有机可乘,甚至会引发第四次忍界大战,宇智波一族利己的思想将会害死很多无辜的人。于是,鼬背叛了宇智波一族,反将宇智波一族政变的情报泄露给了木叶高层。木叶高层在最后给了鼬一个机密任务——杀光宇智波一族的所有人。鼬在忠孝之间选择了大义灭亲,联合当年的宇智波斑消灭了宇智波一族,只不过,他没有杀死佐助,因为在鼬的心中,佐助的生命比村子更加重要!

如今鼬的逝去使佐助踏上向木叶复仇的道路

和佐助相似的动漫主角

死神-石田雨龙:一个天才灭却师,性格只能说外冷内热,算不上冰山,相似度50%(同一个声优)。

妖精的尾巴-格雷·佛尔帕斯塔:天赋强大的魔导师,和佐助一样相貌冷峻,相似度35%

爱丽丝学园-日向枣:同样冰冷俊美,都是秒杀少女的萌神,虽都

神田优.

不喜欢受到束缚,但内心又总是放不下种种珍惜的情感,屡屡做出心口不一的事情。相似度65%。

驱魔少年-神田优:绝对美型,零度冷酷,喜欢做些心口不一的事情。相似度70%。

数码暴龙4-源辉二:俊美早熟的辉二幼时有相当一段时间孤单一人,性情冷漠,但后来有了珍惜的朋友。相似度75%。

家庭教师-云雀恭弥:一个绝顶强大的存在,孤高且自信,身边总跟着一个副委员长,喜欢一个人孤单的战斗。相似度50%

黑之契约者—黑:相貌冷相似到了几点,虽无佐助的美型,但和佐助媲美的气质非常相似!相似度20%。

全职猎人-酷拉皮卡:同为复仇者,不惜将灵魂卖给恶魔,外表美型,个人主义,表面为复仇不择手段,实则珍视朋友。相似度80%

声优介绍

姓名:杉山纪彰

杉山纪彰

[2][2]生日:1974年3月9日

星座:双鱼座

血型:A型

职业:声优

爱称:のんたん(Nontan:此爱称出自火影广播节目OhNarutoNippon)

すぎさま(SugiSAMA:FANS给的爱称)

家庭:排行第二,是家里的长男。有一姐姐,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尊敬的人:富山敬和山寺宏一

所属事务所:(株)ぷろだくしょんバオバブProductionBaobab

趣味:开汽车远游,兜风(驾驶)、映画鉴赏(看电影)、卡拉OK、散歩、宅在家里玩游戏、料理。

喜欢的甜品:千层派

喜欢的酒类:杉山本人酒量不好,但是很喜欢青梅酒,多次在自己的专栏中提到。韩国的浊酒也可以喝。

资格:免许普通自动车1种免许自动二轮免许(中型)

喜欢的动物:猫、小袋鼠

不喜欢的东西:油脂多的食物,昆虫类

特色:傲娇类男主角的代表人物,配的都是经典的傲娇角色。

声音:杉山纪彰的声音穿透性很强,但却带着一种慵懒悠闲的感觉,这使得他的声音在清冷中透露着高贵和娇艳,是辨识度很高的声音,但是个人对角色感情把握的十分精准,所以使得他配音过的角色都有着自身鲜明的个性。

HEYARNOLD

代表作品:《火影忍者-NARUTO》宇智波佐助

《死神-BLEACH》石田雨龙

《Fate/StayNight》卫宫士郎

《黑塔利亚-AxisPowersHetalia》亚瑟·柯克兰

《反叛的鲁鲁修-CodeGeass》利瓦尔

 

【责任编辑:52PK】

相关内容

评论